《刺客信条》代行者们的前世今生——戴斯蒙德

作为刺客Aquilus,阿泰尔和艾吉奥的后裔,戴斯蒙德迈尔斯(生于1987年)当他还是少年的时候就脱离了刺客兄弟会,2012年9月,他被Abstergo公司的人员所捉并强迫他从一台名叫Animus的机器中读取他祖先的记忆,戴斯蒙德最终与Lucy一起逃脱并与一小群刺客一起行动,通过再次进入Animus来帮助刺客破坏圣殿骑士的如意算盘。

戴斯蒙德出生于一个叫“农场”(The Farm)的地方,这个位于南达科塔沙漠中的遥远社区住着约莫30个刺客,他的父母希望用兄弟会训练刺客的那一套去养大和训练戴斯蒙德,而他父母各种限制例如禁止他离开社区和各种地狱式训练令他们的儿子苦不堪然,此时对于戴斯蒙德,“农场”更像是一个监狱,而他的父母……即使称呼他们为狱卒也一点不过分,因此,在他十六岁生日的时候,戴斯蒙德作了一个决定:离开“农场”。

由于害怕圣殿骑士的存在和刺客们会把他捉回“农场”,戴斯蒙德坐便车游走全国并最终决定在纽约停下来,他永不使用他的真名并一直支付现金的策略令他成功地躲开刺客和圣殿骑士的追踪长达九年。而在“农场”里的训练让他很容易就融入了大城市生活,并令他在纽约在茁壮成长,戴斯蒙德接着各种工作来照料他自己,他非常享受着这种没有恐惧,自由自在的生活,而这正是刺客社区没法给予他的。尽管他爱现在的一切,但戴斯蒙德还是意识到他想念他的家人。不过,好景不长,在2012年9月,为了获得摩托驾照,他留下了他的指纹,而这也引起了圣殿骑士的注意,他们因此找到了在酒吧打工戴斯蒙德并将其绑架到意大利的Abstergo工厂。

在这里,戴斯蒙德被送到基因研究部门的部长Warren Vidic手上,并给了他新的称号:实验体十七号(Subject 17),Vidic与他的助手Lucy Stillman要戴斯蒙德躺在Animus装置上,此装置可以让实验体通过体内的基因体验祖先的记忆,而Abstergo公司则希望通过Animus装置,强迫戴斯蒙德读取他基因里的特定祖先记忆:十二世纪中东刺客阿泰尔。公司希望通过此法得到伊甸碎片的具置。虽然Vidic希望直接通过关键记忆来获取具置的信息,但此举因为戴斯蒙德潜意识的抵抗而失败,因此Vidic只能通过读取全部关于阿泰尔的记忆来获得他们想要的信息。之后的几天里,戴斯蒙德花了大量的时间在Animus装置上并体验阿泰尔在第三次十字军东征时期与圣殿骑士的战斗经历

当戴斯蒙德不需要使用Animus进入阿泰尔的记忆的时候,他在Lucy的帮助下秘密地潜入工厂,通过从Vidic那偷来的密码笔,戴斯蒙德阅读了Vidic的邮件,并开始知道了一些关于圣殿骑士的计划,而他也知道了一些他前任实验体十六号的事情,他因为长时间在Animus之中而精神失常并最终出现某种称为“出血效果”(Bleeding Effect)的症状。几天之后,实验因为几个遥远的枪声而中断,一小群刺客尝试进入工厂并营救戴斯蒙德,但他们的行动最终失败。Vidic告诉戴斯蒙德,所有想救他的刺客已经被杀,而这些刺客已经是仅存的最后几个和戴斯蒙德一起长大的刺客,在沙漠的设施已经被圣殿骑士所破坏。然而当Vidic离开,Lucy告诉戴斯蒙德他的父母应该已经顺利逃走而她也是一个卧底于Abstergo公司的刺客。

再次读取阿泰尔记忆的戴斯蒙德最终成功地看到阿泰尔所获得的地图——上边有着其他伊甸的碎片的位置,而这正是Abstergo公司想要的,大喜的Vidic立马把消息向他上司回报并立即派遣部队去回收伊甸的碎片。而没有利用价值的戴斯蒙德被Vidic下令处理掉,但因为Lucy的干涉并认为留着戴斯蒙德或许有一天会再派上用场,Vidic放过了戴斯蒙德,但他的前途依然未卜。当他回到他的房间,他发现他突然能看到墙上那些陌生的符号,而这些用血写成的信息正是实验体十六号所留下的遗言。因为长期处于Animus装置,出血状态的副作用令他获得了阿泰尔的特别技能,一种无与伦比并只有刺客才能拥有的力量:鹰眼。通过此技能,戴斯蒙德可以看到实验体十六号留下的血字。

在读取完所有实验体十六号留下,看上去一点都不连贯的“随笔”后,手和身上都洒满了血的Lucy找到了戴斯蒙德。她把戴斯蒙德扔回Animus装置并尝试寻找他与实验体十六号之中最贴近的基因,而这让戴斯蒙德进入了一个十五世纪佛罗伦萨贵族艾吉奥·奥迪托雷的记忆,戴斯蒙德仅仅见证了艾吉奥的出生就被Lucy拉回现实,她拿着装置的记忆核心然后要求与戴斯蒙德一起逃出工厂,他们逃离了实验室并击倒了保安,而得益于戴斯蒙德的鹰眼能力,他们顺利地破解了车库的密码锁,并偷了一辆车顺利逃脱。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