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在冲绳岛损失惨重成就了拒服兵役的卫生员救出75名战友

众所周知,冲绳战役是二战太平洋战场规模最大的两栖登陆行动,也是太平洋战场最为血腥的战役,美军彻底消灭了日本海上和空中力量,为二战胜利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但是也付出了死亡20195人,受伤55162人的惨重代价。其中,美国陆军第77步兵师第307步兵团在浦添-斑(Urasoe-Mura)的战斗,还被拍摄成了《血战钢锯岭》,故事的原型则是美军的真实人物:上等兵德斯蒙德·托马斯·多斯(Desmond Doss)。

与《血战钢锯岭》讲述的一样,德斯蒙德·多斯的确出生在弗吉尼亚州的林奇堡,他的父亲是木匠威廉·托马斯·多斯,母亲是伯莎·爱德华·多斯,一名家庭主妇和制鞋厂工人。其实,母亲在德斯蒙德的人生中地位更重要,因为她把儿子培养成了一名虔诚的基督复临安息日会信徒,这让德斯蒙德在新兵基础训练时拒绝摸枪,一度要被军事法庭送入军事监狱。不过,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信仰,也让德斯蒙德在拒绝使用武器,没有杀死任何敌人的情况下获得美军最高荣誉“荣誉勋章”,这种信仰可谓是起到了双刃剑的巨大作用。

《血战钢锯岭》也讲述了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一些知识,比如如何信守安息日。德斯蒙德·多斯在影片中与战友史密提·莱克在弹坑里夜间值守时,史密提·莱克让他吃牛肉罐头,德斯蒙德就表示自己不吃肉,史密提·莱克这才想起基督复临安息日会信徒都是素食主义者。另外,杰克·格拉夫上尉在影片中动员德斯蒙德·多斯再次随部队上钢锯岭的时候,也询问他当天是安息日,他要不要休息。德斯蒙德·多斯在祈祷之后,破例再上战场,而美军因为等他祈祷完毕而将进攻发起时间推迟了10分钟。

尽管多斯拒绝杀死敌方士兵或携带武器参加战斗,但是他成功当上了医务兵,实现了当战场卫生员不杀生而是救生的理想,影片中讲述的是他的父亲找到了一战时的战友,在二战时已经晋升为准将的高级军官走后门,写信破例让多斯免受军法处罚,重新接受卫生员专业训练。这段历史在多斯真正的简历里没有记载,反正无论如何不愿摸枪的多斯是成功当上了卫生员。

多斯在1944年先后在关岛和菲律宾参战,由于作战英勇,获得了二枚铜星勋章,而且是带战斗“V”标志的勋章,铜星勋章就是代表作战英勇,而这个V标,就是额外奖励在他敌火下帮助受伤士兵勇气。

在冲绳战役中,他所在的步兵第77师接替了伤亡惨重的第96师。在被96师称为“钢锯岭”的战场上,多斯再一次展现了自己的英勇。他在冲绳先后四次受伤,被日军狙击手的子弹把左臂打成粉碎性骨折,体内嵌入了17片弹片。1945年5月21日,多斯跟随美慈号战舰撤离,回到美国之后被杜鲁门总统授予了荣誉勋章。荣誉勋章的引文,记载的是多斯真正的作战经历,与《血战钢锯岭》有些许的不同。

引文:美国陆军第77步兵师第307步兵团医疗队上等兵德斯蒙德·多斯,1945年4月29日至5月21日,在琉球群岛冲绳的浦添-斑附近,所在第1营攻打120米高的钢锯岭时,作为连队支援兵力参战。部队登上钢锯岭时,遭到密集火炮、迫击炮和机枪压制,造成约75人伤亡,其他人员被迫撤回。上等兵德斯蒙德·多斯在没有火力掩护的情况下留在高地之上,把许多身受重伤的战友一个个抬到悬崖边缘,然后由一根绳子放到悬崖下面获救。

5月2日,他在营救距离前线米处的同一高地上的一名伤员时,暴露在猛烈的迫击炮和步枪火力下。两天后,他为救治4名在进攻一个防守严密的山洞时受伤的战友,在敌人手榴弹的压制之下冲向距离敌军几米的山洞口,为战友们包扎伤口,在敌火之下分4次把伤员撤离到安全地带。

5月5日,他毫不犹豫地冒着敌人的炮击和轻武器火力,救助了一名炮兵军官,为他包扎上绷带并转移到能躲过轻武器射击的地方,在炮弹不断落在附近的情况下,为伤员注射血浆。当天晚些时候,一名美军士兵被山洞里的炮火炸伤,多斯爬到离敌方七八米远的地方实施救助,然后把他抬转移90米外的安全地带。

5月21日,在首里附近高地的一次夜间袭击中,他在连队已经撤离隐蔽的情况下无所畏惧地仍留在暴露地带,冒着被误认为是渗透的日军的危险救治伤员,但是自己的腿却被手榴弹严重炸伤。他没有呼叫医疗务救护,自己处理伤势,五个小时才被战友找到,被到掩蔽部。

三名士兵被日军坦克击伤之后,多斯发现附近有一个伤势较重的士兵,便从掩蔽部爬出,指挥其他救援人员第一时间发现这名伤兵。在等待担架队回来,他被狙击步枪击中,左臂粉碎性骨折。他以惊人的毅力把一支步枪绑在左臂上当成夹板,然后在崎岖的地形上爬了270米,最终到达了援助点。在极端危险的情况下,多斯以其卓越的勇气和不屈不挠的决心挽救了许多士兵的生命。他的英勇远远超出了职责范围,他的名字因此成为整个77步兵师的一个象征。

战后,多斯最初计划继续从事木工工作,但由于左臂严重受损无法继续当木匠。1946年,多斯被诊断为肺结核,这是他在莱特岛战役中染上的疾病,他因此接受了5年半的治疗,失去了肺和五根肋骨,在1951年8月出院时被认定为90%的残疾。出院后的多斯继续接受军方的治疗,但1976年过量服用抗生素导致他完全失聪,被认定为100%致残。1988年,多斯接受了人工耳蜗植入术,得以恢复听力。]尽管身体完全残疾,多斯还是在乔治亚州赖辛福恩的一个小农场养家,而不是完全依靠荣誉勋章的优待生活。

多斯于1942年8月17日与多萝西·波琳·舒特结婚,这在《血战钢锯岭》里也有所体现。二人1946年在育有一个孩子“汤米”。多萝西于1991年11月17日死于车祸,当时德斯蒙德正在开车,他失去了对车辆的控制。多斯于1993年7月1日再婚,第二任妻子是弗朗西斯·梅·杜曼。

2006年,多斯因呼吸困难住院,3月23日在阿拉巴马州皮埃蒙特的家中去世。2006年4月3日被埋葬在田纳西州查塔努加的国家公墓。三年后的2009年2月3日,第二任妻子弗朗西斯在阿拉巴马州皮埃蒙特的皮埃蒙特医疗中心去世。

出席由州代表兰迪·索德(Randy Sauder)赞助的特别决议案后,于2000年3月20日在佐治亚州议会大厦的戴斯蒙德·多斯(左)

峰观园附近的美国501公路被命名为“上等兵德斯蒙德·T·多斯纪念高速公路”。当地每年都会多次装饰公路上的标志,特别是在美国的一些爱国节日期间,以纪念多斯。

1951年,密歇根州格兰德利奇成立了戴斯蒙德·多斯营地(Camp Desmond T. Doss),帮助训练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年轻人在军队服役。营地在1988年出售之前,整个韩战和越南战争期间都很活跃。

1980年代初期,林奇堡的一所学校改名为德斯蒙德·T·多斯基督教学院,学校是由林奇堡的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建立,教会在面对巨大阻力的情况下,一直以坚强的信念来表彰多斯。多斯在去世前曾三度造访以他的名字命名的这所学校。

1990年7月10日,沃克县的佐治亚州2号公路(介于美国27号公路和佐治亚州193 号公路之间)被命名为“戴斯蒙德·多斯荣誉勋章公路”。

2000年3月20日,多斯在佐治亚州众议院出席活动,获得特别决议以表彰他代表美国取得的英勇成就。

2004年7月4日, 佐治亚州亚特兰大的爱国主义国家博物馆(National Patriotism)设立了多斯雕像,直到2010年7月博物馆关闭。2007年5月,田纳西州Collegedale的纪念公园设立了多斯雕像。

2008年7月,位于华盛顿特区的沃尔特·里德陆军医疗中心的旅馆改名为多斯纪念堂。

2008年8月30日,位于皮埃蒙特的阿拉巴马州9号高速公路两英里长的路段被称为“德斯蒙德·老多斯纪念高速公路”。

2016年10月25日,弗吉尼亚州林奇堡市向德斯蒙德·多斯基督教学院颁发牌匾,以示纪念。

2017年2月7日,善待动物组织(PETA)向德斯蒙德·多斯追授予了“动物英雄”奖,以表彰他对素食主义的终生奉献。

另外,德斯蒙德·多斯在美国被称为“出于良心拒服兵役者”,这在《血战钢锯岭》中也有所体现,比如多斯在救助战友的同时,甚至从悬崖上救下了几名日军伤员。不过,《血战钢锯岭》中其他美军士兵宣称,这些日本兵都伤势过重没有挺过来。其实,美军还有其他出于良心拒服兵役者 ,比如越南战争期间被追授荣誉勋章的托马斯·W·本内特(Thomas W. Bennett)和约瑟夫·G·小拉普安特( Joseph G. LaPointe J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