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PE htmlhtmlheadtitle data-vue-meta=true电影的真与假还原钢锯岭和戴斯蒙德道斯的真实历史 – 哔哩哔哩

1945年5月5日上午星期六是安息日,这是第四戒律应该用来祷告的日子。鉴于戴斯蒙德是B连中唯一的医生了,他同意去参与攻击,但他要求在攻击之前完整的做一次祷告。此时戴斯蒙德已经名声在外,军医又的确短缺,上级同意了这一请求,推迟了进攻的时间。那一天,第77步兵师的第307步兵团最终拿下了钢锯岭。

戴斯蒙德的战后生活很不容易。他的伤口让他90%残疾。他在医院呆了五年半,直到1951年8月出院。由于在菲律宾莱特岛染上结核病,他失去了5个肋骨和一个肺,在冲绳更糟。军队一直用抗生素治疗他,但由于剂量太高导致其失聪,直到他在1988年被植入人工耳蜗。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戴斯蒙德从军队获得了适度的养老金,但由于他的伤残,他的妻子陶乐茜获得了她的护理学位,并不得不全职工作来帮助他们获得收入。还好政府兑现了他的保险业务,让他可以在在乔治亚州Rising Fawn购买了4英亩土地。他,他的妻子陶乐茜,和他们的儿子小戴斯蒙德居住在农场的一个小木屋里。他们自己种植了水果和蔬菜,帮助自己维持生活。戴斯蒙德也兼职作为一个制箱人,并尝试了他的健康允许的各种其他工作,包括饲养热带鱼,推销员和维修工。在晚年时期,戴斯蒙德的妻子陶乐茜被诊断为乳腺癌,死于车祸。1993年他与弗朗西斯·迪曼结婚,并生活在一起,直到2006年去世。

戴斯蒙德的确被手雷炸伤,但不是在钢锯岭的战斗中。在1945年5月21日晚上,戴斯蒙德的连无意中与日军联队遭遇,双方直接进行了白刃战。混战中戴斯蒙德为了保护战友踢开了日军的手雷,手雷在飞出的一瞬间爆炸,共有17枚弹片留在了戴斯蒙德的体内,主要是在腿上。

难以置信的是,戴斯蒙德被日军狙击手袭击的事情也是真实的。就在戴斯蒙德被手雷炸伤后,他的几名战友用担架将他抬出战场。不过,在担架上的戴斯蒙德依然不老实,他看见一位受伤的战友,便滚下担架对他进行救治,此时一位日军狙击手一枪击中了他的左臂。

导演梅尔吉普森在阅读这段史料时觉得,如果将这段历史拍成画面,估计没几个人觉得它会是真实的,只会认为这是在给电影烘托气氛,于是自作主张将这件事拆为两截进行表现。

根据美国陆军多部门的统计,戴斯蒙德至少在钢锯岭救出了100位战友,但戴斯蒙德自己回忆只有约50人被他救出。介于很多士兵很有可能在迷茫中不太清楚到底自己怎么到的医院,美国政府将这个数字妥协到75人。为此,美国总统杜鲁门与1945年10月12日授予戴斯蒙德·道斯荣誉勋章。

这是真的,而且凭借一己之力将战友放下悬崖。更加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他的确使用了那个在电影中被长官吐槽为“胸罩”的结。这个结的确是他在弗吉尼亚训练时无意中打出的,后来戴斯蒙德称之为“上帝教会我的绳结”。

是。作为基督复临安息会的信徒,他相信遵守第四诫,说要遵守安息日的圣日。 这意味着从从周五的日落到周六的日落,他将致力于祷告。其他的一些战士认为这是一个脱离做任何工作的偷懒做法。戴斯蒙德军队的队长,所罗门·斯塔曼上尉甚至威胁要对他进行法庭的审判,如果他继续在周六待在教堂。

当她遇到戴斯蒙德时,陶乐茜·舒特不是护士。直到战争结束的几年以后,她才从护士学校毕业。那时的陶乐茜需要为家庭分担负担,因为戴斯蒙德由于战争中的伤病无法做全职工作。

这应该是真的。戴斯蒙德的战友就在打扫战场时注意到有的日本士兵的绷带上有美国军队的标记。戴斯蒙德自己也说过,他曾在战场上帮助过日本士兵,但是日本士兵通常都很激动,帮助日本士兵要非常小心。不过,没有证据表明戴斯蒙德将日本士兵救下钢锯岭。

电影《钢锯岭》主体是架构在美军进攻冲绳岛的历史上的。现实中,冲绳离日本本岛仅仅340英里的距离,非常适合使用该岛作为攻击日本的空军基地。日本军队抱着必死决心深深扎根于岛上,除了设置诱杀陷阱,还从洞穴和隧道中打击美军。戴斯蒙德·道斯和他所在的营被命令攻击一个平均落差350英尺高的锯齿形悬崖,被称为前田悬崖(钢锯岭)。(编者:看电影时很多人都有这种疑问,为什么美军选择这么个缺德地方攻击。小编我略微查了一下资料,发现77师的所有分部遇到的战斗都大同小异。冲绳本来就是一个多山的岛屿,岛屿的地貌也因为日本修筑的工事有了重大改变,岛的内部还布满地道,应该说不是美军选了个缺德地方攻击,而是日本人把整个岛都变成了缺德的地方。)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