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温《血战钢锯岭》:执着的信念

《血战钢锯岭》取材于一个真实的故事。二战时期军医德斯蒙德· 多斯赤手空拳在钢锯岭战役中救助了75名战友,是美国第一个获得荣誉勋章的“因良心而拒绝的参军者”。

德斯蒙德生长在弗吉尼亚,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10岁的时候与哥哥哈尔打闹,用砖击中哥哥头部,导致哥哥休克,吓坏了的他径直走到祷告墙,凝视十诫中“不可杀人”的警示,被妈妈告知杀人是众罪之首。25岁时,街头止住车祸中伤员的大腿动脉,展现了他的救人恩赐,并收获了爱情。

这样一个凡事祷告的热血青年不顾家人反对,报名参军,矛盾冲突凸显在杰克逊堡战前训练中。德斯蒙德的与众不同是不拿枪、守安息日、不参加射击训练,在长官和战友看来他简直就是疯子、神经病,是懦弱的表现,招致大家对他的霸凌、侮辱、群殴,但德斯蒙德不会为了迎合别人而改变自己的信仰,最终因“违背命令”在他休假结婚前被指控上军事法庭,这是他信仰受到最大攻击的时候。尽管有未婚妻前来劝解,但他坚持法庭上自己作无罪答辩,陈述作为军医服役的他,在战场上不是杀人而是救人,在世界自我毁灭的时候,尽职补救。当他苍白的辩白似乎无力回天时,一战时两枚勋章获得者的父亲身着军装入场,送来华盛顿准将的一封信,军事法庭撤销了对德斯蒙德的指控,他获准作为军医不持任何枪械进入战场。

镜头进入1945年5月的钢锯岭战场,彼时二战进入尾声,美军从太平洋向日本本土推进。钢锯岭是位于冲绳岛悬崖绝壁上的要塞,而冲绳岛是占领日本本土的桥头堡。日军依托地道垂死挣扎以至美军死伤惨重,说是血战绝不为过。瘦弱的德斯蒙德赤手空拳穿枪林躲弹雨,在日军打死军医有奖励的血腥战场,毫不退缩,勇敢救扶战友。夜晚与史密提在弹坑内休息,德斯蒙德梦见自己被日军捅死而惊醒,并与史密提谈及自己不碰枪的原因:父亲持枪醉殴母亲,年少的他夺过枪后试图杀死父亲,在母亲的制止下,他未扣动扳机,但他那时在心里已经杀死了父亲,从那以后自己发誓再不碰枪。

影片的高潮是在史密提牺牲后,此时的德斯蒙德毫无保护,他向神祷告“你要让我去哪?我不明白,我听不到你”,当他听到“军医,救我、救我”时,他一人留在战场,借助一根粗绳和大树,将伤员从峭壁上送下,在他精疲力竭时,他呼喊:“ONE MORE,ONE MORE!”恳请上帝帮助他再救一个,一个又一个……当他救出中士一同被送回时,战友惊讶和敬佩的眼光是整个影片的转折点,上尉向他道歉,他的勇气超过任何人,大家被他的虔诚折服,在杀戮中徒手救助75名战友完全是他信仰的奇迹!官兵们奉命最后一次上战场时,他们在等待德斯蒙德,等待他祷告结束后才开始进攻,此时他已经成为大家的精神支柱,战友们相信他仰望的上帝能够带领他们扭转战局、取得最后的胜利,并保佑每个人的平安!

影片开场就是血腥的杀戮、炮火中尸体横飞的场景,蹂躏你的眼目,但随即出现这样的画外音:耶和华是永恒之神、创造地极之主,他既不疲乏、也不困倦,他的智慧无法测度。他赐力量予疲乏者,增能力予软弱者,仰望上帝者,必重新得力,如鹰展翅上腾,他们奔跑却不困倦,行走并不跌倒。媒体把《血战钢锯岭》归类于战争片,我认为它是基督教信仰励志片。在二战的残酷战争环境,军医德斯蒙德·多斯坚守自己的信仰、忠于自己的内心,借助祷告倚靠神的力量,不持枪械在纷飞的炮火中救助了75名战友。在这场血战中,圣经是他看得见的武器,信仰是他看不见的武器,他永不妥协的信仰行为,成就了不可思议的神迹,影响和改变了身边的人,也像一面镜子反照观影中的我们。

信仰渗透在多斯活出来的生命里。当他还是10岁的孩子时,闯祸后先跑到祷告墙寻求帮助;当他告诉父母参军决定时,父亲说他是凡事祷告、坐下思考的孩子;当未婚妻劝他妥协时,他说,“不忠于信仰,怎样面对自己?怎样面对你?”透过上面几个细节,可以看出多斯是个凡事祷告的虔诚基督徒,他忠实于自己的内心,知道自己的与众不同,但不会因为迎合别人而改变自己的信仰。

圣经不离身,读经、祷告在他生活中不可或缺,这是他磐石般信念的基础。战场失去密友史密提的多斯,急难中向他的神祷告呼求,“你要让我去哪?”他所信仰的上帝,藉着伤兵的“救我、救我”,引导他留下;在他体力枯竭时,恳请上帝“再救一个、再帮我救一个”,祷告是他的武器,藉着祷告支取上帝无限大能。玉米秆一般的多斯让被救的中士惊讶,上尉请求多斯原谅,“瘦小子,我不了解你,你的勇气超过任何人,这一切完全是神迹!”是的,靠着那加给他力量的,多斯表现出非凡的勇气,他紧紧倚靠无处不在的上帝,救护战友、救赎自己。上帝赐力量予疲乏者,增能力予软弱者,仰望上帝者,必重新得力,如鹰展翅上腾,他奔跑却不困倦,行走并不跌倒!

多斯信仰的实践默然地影响着周边的人。行出来的彼此相爱和职责中为别人舍命和安慰鼓励,不仅改变了战友对他的认知,而且最终使他成为团体的凝聚核心。战友曾试图使用群殴虐待方式使多斯退出,尽管被辱骂、殴打,但他笃定、不退缩,还在关键时刻保护战友,对长官说满脸的伤痕是自己睡觉不老实摔的,实践了他所信奉的“彼此相爱”,也就在那一刻史密提开始对他刮目相看,以至于在战场上用自己的生命保护多斯救助伤员。

抢救中不知疲倦的奔跑、不分敌我的医治,在他身上我们看到的是舍己的大爱,被他救下的伤员中有日本士兵,在世界自我毁灭的补救中,多斯跨越种族、跨越仇恨、跨越敌我,最高境界地诠释了他的价值观。对待垂死的伤员,经常会听到他说:保持呼吸;我救你;你没事了;坚持住;是我,你会好起来的……,他宽慰的话语,在惨烈的血腥中,传递给人的何止是温暖,更是勇敢活下去的盼望和力量。

最后一次进攻,全体官兵在上级命令下达十分钟后仍未出发,因为他们在等待多斯祷告的结束。那一刻他俨然已经成为整个群体的灵魂支柱,队友在他身上不仅看到了勇气、爱和舍己,更希望藉着他所信仰的上帝,也带给整支队伍刚强、勇力和最终的胜利。

影片中对于多斯的母亲着墨不多,但不知为何,我久久不能忘怀。他误伤哥哥面对父亲即将的暴揍,母亲第一时间挺身拦阻,并意味深长地告知多斯杀人是众罪之首;母亲被父亲醉殴后,多斯去安慰母亲,母亲没有一句埋怨父亲的话,只说父亲如果回到战前的状态该有多好啊;未婚妻电话告知多斯父母他将上军事法庭时,母亲安静地让儿媳转达多斯:妈妈爱他,为他祷告。多斯的成长过程中,妈妈带给他的财富留给我们很多遐想空间,就像年轻的多斯与妈妈一起去教会,多斯说妈妈是天使。多斯凡事祷告、不看环境虔诚品格的塑造,与妈妈耳濡目染的属灵影响休戚相关。

最后镜头特写,担架上躺卧的多斯被置在光芒四射的半空,仿佛有神的荣光在上面照耀。他平和的面容带着一丝美好的微笑,仿佛上帝对他说,“你当刚强壮胆!不要惧怕,也不要惊惶,因为你无论往哪里去,耶和华你的神必与你同在。”

在血淋淋的战争环境,多斯仍保守他的心胜过保守一切,靠着爱他的神,最终赢得了一切。和平环境的我们却经常趋同于环境,越来越没有自己的思想或不敢表达自己的价值观。片尾几分钟战后对那场战役中被救者的真实采访是画龙点睛之笔:“信仰不是胡闹;任何干预信仰的行为都是错误的,不管在部队还是别的地方”。多斯永不妥协的信念真的是一面镜子,带给我们更深的思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