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尔布赖特走了但另一个世界有很多冤魂要找她算账

在当年,这场战争也被许多西方媒体称为“玛德琳(Madeleine)战争”,这是指美国国务卿玛德琳·奥尔布赖特在台前幕后扮演了极其关键,不可替代的角色。

据多家媒体报道,当地时间3月23日,美国前国务卿奥尔布赖特的家人在社交网站上宣布,当天早些时候,奥尔布赖特因为癌症病世,终年84岁。

她是美国历史上的首位女国务卿(1997-2000年在任),拜登宣布官方机构为她降半旗致哀,CNN称赞她在“世界范围内倡导了人权和民主……

不过,奥尔布赖特这个名字总是与“杀人犯”联系在一起。2000年3月,她访问自己的故乡捷克时,被民众痛骂“杀人犯”,接着在波黑萨拉热窝也被骂“杀人犯”,坐车还被扔鸡蛋,在克罗地亚也是如此。

只有在科索沃,她才得到了安宁,科索沃还给她立了一座铜像,以感谢她“帮助”科索沃从塞尔维亚“独立”出来。

2021年10月鲍威尔去世,中国外交部第二天就对他的家人表示慰问,并表示鲍威尔国务卿是美国资深外交家,我们对他的逝世表示深切哀悼。

鲍威尔虽然以“洗衣粉”闻名于世,但伊拉克战争的主要策划者、决策者是小布什、副总统切尼、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还有英国首相布莱尔。

奥尔布赖特则并非如此,这位国务卿早在担任美国驻联合国代表时就强烈建议美军入侵南斯拉夫。

但奥尔布赖特极力主张入侵南联盟,她不仅在白宫这样做,还到处游说北约成国员支持军事方案,她在伦敦指责那些犹豫者说:你们以为现在在哪里,是在慕尼黑吗?

这句话暗示米洛舍维奇是希特勒,塞尔维亚是纳粹政权。如果北约采取“绥靖”政策,那么,科索沃阿族就会像犹太人一样遭到种族灭绝。

也正是因为她的表现太过抢眼,所以这场战争被称为“玛德琳(Madeleine)战争”。

先说公还是先说私?先简单说点她的个人经历吧,她对南斯拉夫地区的恨是有个人因素的。

奥尔布赖特原名叫玛德琳.科贝尔,1937年生于捷克斯洛伐克,奥尔布赖特是她前夫的姓。

她的父亲叫约瑟夫.科贝尔,1909年生人,是捷克犹太人一个大家族成员,科贝尔本人是一名犹太复国主义的激进分子。

他的官方身份是驻南斯拉夫大使馆新闻专员,1939年全家逃往伦敦,捷克在伦敦成立后,科贝尔担任新闻署负责人。

为了掩饰其犹太人身份,全家改信天主教,奥尔布赖特和妹妹两人都是接受过洗礼并有洗礼证书的基督徒。

1945年二战结束,捷克斯洛伐克政府任命科贝尔为驻南斯拉夫外交高官。1947年他将10岁的奥尔布赖特送到瑞士读书(正式改名为玛德琳),自己与妻子住在贝尔格莱德。

1948年,捷克政府调任科贝尔到联合国担任“印巴问题委员会”工作,但这时,南斯拉夫和捷克情报部门发现科贝尔可能是一名西方间谍,与颠覆组织有联系。

科贝尔察觉事情败露,一家人向美国申请“政庇”,玩起了受迫害者的玩招,美国情报机构当然知道他的身份,1949年就同意给予“政庇”。

美国政府安排科贝尔到丹佛大学担任“国际关系学”教授,12岁的奥尔布赖特进入丹佛一家私立学校读书。

这个“难民”家庭一直过着过钱人式的生活,这些钱都是科贝尔出卖国家的报酬。

玛德琳大学毕业后1959年嫁给了位出版界老板的儿子–记者约瑟夫.奥尔布赖特,后去哥伦比亚大学念博士。

她的博导就是白宫“谋士”布热津斯基,在老师的推荐下,她进入了政坛,最初为议员做助理工作。1978年到白宫给国家安全顾问布热津斯基当助理,主要从事对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的“研究”工作。

1981年她波兰出差回来后,约瑟夫告诉她“婚姻已死”,原因是她“看起来太老了,自己准备跟一位年轻的女同事结婚。”

由于里根上台,人也离开了白宫,1982年她去了乔治敦大学任教,与一名男子同居两年多……私生活就不接着写了,不过,奥尔布赖特是一个谎话连篇的人,她的生活自述并不可信。

她是在1997年担任国务卿时才“意外”得知自己是犹太人,而且是《》爆料了她的家族史之后。

一个60岁的美国高官会不知道自己的家族史?还要靠媒体爆料,还要自己去查档案,当别人是傻子?

以色列在1994年就对她的家族史摸得一清二楚,她之所以要撒谎,是因为想让别人相信她以前的工作都与美国犹太人集团无关。

成为国务卿之后,奥尔布赖特才有了大显身手的机会,克林顿在第二个总统任期之内,将大部分外交政策大权交给了她。

现在网上对奥尔布赖特的“功绩”说得比较多的是科索沃战争。其实她领导美国国务院的四年时间内,主要干了三件大事:

一、启动北约东扩计划(1997年7月8日马德里会议),一步步向俄罗斯逼近。

奥尔布赖特落实北约东扩,是在完成恩师布热津斯基的战略计划。她自己也有个徒弟,就是现在美国副国务卿舍曼女士。

北约东扩,最初只接纳三个国家:波兰、捷克、匈牙利,就是她的主张,这样做对叶利钦的刺激最小。

欧洲当时的主张是将罗马尼亚、斯洛文尼亚、波罗的海三国同时吸收,但这并不符合美国节奏。

北约五轮东扩将造成了什么样的后果?大家也都看到了,最终美俄矛盾在乌克兰爆发。从某种角度来说,她的手上也沾满了乌克兰人民的鲜血。

表面上奥尔布赖特并没有直接插手亚洲金融风暴,前台都索罗斯旗下的“对冲基金”等金融工具在韩国、马来西亚、泰国、印尼等国来回冲杀,到了时机成熟后,将大批热钱撤离这些国家,直接导致其本国货币崩溃,然后再吸血吃肉。

1997年7月22日,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蒂尔就公开指责索罗斯操纵马来西亚货币、股市、汇市,像强盗一样四处抢劫。

7月25日,东盟等国外长在吉隆坡举行了会议并发表联合公告,呼吁“各国共同合作,打击金融投机”,会议上暗示索罗斯背后还有一只手。

7月26日,亲临东盟会议的奥尔布赖特,站起来为索罗斯辩护,她说东南亚以及韩国出现金融灾难是各国本身问题造成,只有配合美国财政部和IMF的方案,美国才能帮大家纾困。

危机持续到1998年才慢慢平息,但受害国几十年积累的财富几乎是任由美国为首的西方资本掠夺。

泰国有大量未成年人成为了西方人的淫乐玩具,对于这些令人发指的人道主义灾难,奥尔布赖特1999年3月在曼谷却心安理得地说:“泰国政府应当重视人权,孩子们不该遭到性剥削,要避免孩子暴露在艾滋病的风险中。”

今天,当许多国家可以绕开美国财政部、IMF、世界银行向中国申请贷款时,美国是什么嘴脸,天天对中国破口大骂:“债务陷阱”。

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军队公然绕过联合国安理会发动战争,就是她主张的。她说,“外交斡旋应当在炮火下进行,我不认为这只是我个人的一场战争,但我为我个人发挥的作用而感到自豪!”

78天持续轰炸,轰炸次数达1.2万次,投下1万多吨炸药,发射了3000多枚导弹。塞尔维亚从医疗设施、文化古迹到民宅、学校无一幸免,造成包括三名中国记者在内的数以千计无辜平民丧生。

关于科索沃战争,已经写过很多了,不再重述。但美国的侵略暴行,就像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今天在例行记者会指出的:北约这样的侵略行径,塞尔维亚人民不会忘记,中国人民不会忘记,世界人民也不会忘记。

1996年,奥尔布赖特接受CBS采访时还说过,“50万伊拉克儿童的死亡是值得的”,理由是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对其进行毁灭性制裁是值得的。

奥尔布赖特去另一个世界后,科索沃战争的死难者、伊拉克战争的死难者、还有亚洲金融风暴的受害者……一定会找她好好聊聊什么是“人权和民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